澳门网上赌场平台 >> 异世邪君 >> 目录 >> 大结局!

大结局!


更新时间:0001年01月01日  作者:风凌天下  分类: 异界大陆 | 玄幻 | 穿越 | 风凌天下 | 异世邪君 
异世邪君 大结局!
连灵魂碎片,也没有一点逃脱!

澳门网上赌场平台 www.worldcasinoroom.com 君莫邪右手握着他,左手一张,混沌火优雅的出现:“战狂,现在你已经没有了不死之躯,不知道你的灵魂,能够承受得住混沌火几次燃烧?”

混沌火一靠近,战狂的灵魂就发出凄厉的大叫,烟雾幻化成的一张脸上,满是极度的恐惧。

苗倾城看的心中不忍,别过了头去。

君莫邪残酷地笑着,一点一点焚烧……

战狂的灵魂,终于在他手中化作虚无……

“苗老,何去何从?”君莫邪淡淡的问苗倾城。

苗倾城一怔,才发现天地虽大,自己竟然无处可去。

不由一声长叹,道:“我……还能到哪里去?”一句话说出来,只觉得这天地间充满了寂寥,心中一片惘然……

“不如,跟我回邪君府暂住,如何?”君莫邪道。

“也好?!泵缜愠巧砸怀烈?,就答应下来。

两道人影,向着天罚森林方向,一路飞去。

又是一年过去,君莫邪将开天造化功第八层练到了巅峰境界,心有所悟;也正是在这一年,征讨异族的部队也全员回归,于是君莫邪决定,便在这一年的金秋,举行大婚!

与梅雪烟、管清寒、独孤小艺、苗小苗、乔影、可儿、寒烟梦、灵梦、千寻九位美女,同时举行盛大的婚礼。

邪之君主的婚礼,乃是当之无愧的普天之下第一盛事!消息传出,整个玄玄大陆一片沸腾!无数的贺客,从四面八方向着天南汇集……

邪君府。

东方问心两眼中带着泪光,高兴的忙前忙后,整个天罚森林,也全部动作起来。

这可是大姐出嫁的日子,咱们这么多的小舅子,可不能丢脸。

君莫邪大婚当夜,待一切事情完毕之后,看着新郎新娘被送进洞房,邪君府的酒宴,轰然开始。整个天南,全是贺客。邪君府的酒席,十万余桌!几乎将整个大陆的厨师全部集中在了这里,其中包括大陆上各个国家皇宫里的御厨以及各大家族的厨师……

当夜,东方问心微笑着坐在房中,面前摆放着酒菜,对面,就是君无悔的画像。青烟袅袅,如梦,如雾,如真……

东方问心深情地看着君无悔的画像,静静地一夜。似乎这一在阳间,一在阴曹的夫妻二人,在这一夜之间,在儿子大婚的日子里,也在举杯痛饮,举案齐眉……

东方问心甚至可以看到,君无悔就坐在自己对面,儒雅坚毅的脸上,一片欣慰。正轻轻幸福的笑着,看着自己。在跟自己低声说话,低声谈笑……

东方问心微笑着,快乐的布菜,专门挑丈夫喜欢吃的,神情温柔娴淑,美酒,也倒了一杯又一杯……

无悔……遇见你,我无悔;认识你,我无悔;爱上你,我无悔;嫁给你,我无悔……

我好想你,好想你……

东方问心静静的微笑,静静地流泪,静静地坐着……

这一夜,竟然是这么温馨。若是这样的夜,永远存在,该多好?

若是有来生,若是有来生……无悔,等我。来生,定然有的!

君莫邪在大婚清晨,从梅雪烟**起来,只感觉浑身舒爽,恩,好久的愿望,昨夜终于尽兴……

刚要伸个懒腰,突然发现有些不对;因为……自己的开天造化功和鸿钧塔,都发生了变化……

貌似……突破了?

君莫邪大吃一惊。

顾不得什么,一闪身进入了鸿钧塔,没错,一路登上了九层!并无丝毫阻碍!

第九层,却没有之前的感悟,也没有什么口诀,只有一间空荡荡的塔室。心念一动,君莫邪凝神内视,才发现,自己丹田内的世界,已经完全成型。

原本没有的花草树木,如今却是漫山遍野……

处处,充满了‘生’的气息……

君莫邪心念一动,在这个天地间,便突然出现了无数的人群,一个个,从小到大……慢慢的成长……

然后手指往山林间一指,无数的飞禽走兽,便也突然出现。

君莫邪瞠然看了半晌,浑然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……

直到看到半空中的氤氲雾气,才知道。这,乃是阴阳之气!

正是昨夜的天地交泰,让君莫邪**的阴阳二气,彻底平衡,阴阳既然平衡,自然也就有了衍生万物的能力……

“呵呵……”君莫邪笑了两声,便又回到了现实世界里。抱着梅雪烟如玉一般的曼妙**,心中突然充满了**……

梅雪烟慵懒的哼了一声,翻了个身,就又睡去……昨夜,可是吃苦了……

君莫邪也想不到,梅雪烟的体质**之极,承受力居然还不如独孤小艺等人,昨晚只是一个劲的求饶,到后来,真正是一根小指头也动不了了……

君大少曾经提出要求,让梅雪烟完事后恢复原形然后揉**玩,被梅大美人严厉拒绝,并提出:若是再提此事,终生不准上床……

于是邪之君主大人无奈的摸着鼻子签了这城下之盟……此等现象,看来以后也只有在梦里YY一下了,现实中,是没可能的了……

又是一年后,管清寒传出喜讯,率先有孕,紧接着,似乎是君大少突然大发神威一般,梅雪烟、独孤小艺、苗小苗三人也同时传出喜讯……

这对于人丁稀少的君家来说,可是天大的喜事。

君老爷子乐得嘴都合不拢来,天天笑声朗朗,东方问心更是日夜赶工,为几个孙子孙女做衣服,按说邪君府有无数下人可以做这些,但东方问心却是非得坚持自己做……

九个月后,几个小生命的降世,为邪君府平添了几多喜气。

又是三个月过去,一天早晨,东方问心的房间久久没有开门,侍女急匆匆来禀报君莫邪,君莫邪黯然一叹,此事,他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,但真正到来,却还是感觉到肝肠寸断,一片惘然……

房中,东方问心紧紧抱着君无悔的画像,恬静的躺在**。呼吸,已经没有了。自断心脉,最从容的逝世。

“娘,您可真舍得啊……”君莫邪泪落如雨。

他早已经知道,母亲与父亲若是想要来生重聚,那么,东方问心必有一死,才可以。否则,相差一世轮回,两人便是永生永世也不能聚首……

如今这一天,终于到来。

君莫邪仰天长叹,小心的收起母亲的魂魄,然后瞬息之间搜遍整个大陆,将君无悔所有战斗过的所在都搜集了一遍,所有君无悔的遗物,也都收集了起来……

接着便如闪电一般消失,下一刻,已经到了九幽世界!

君无悔已经身死十五年,魂魄也早已经残缺不全,但这对君莫邪来说,却也不是什么难事。只要英灵还在,战魂不死,就算魂魄已经转生,现在的他也能够想到办法。

历经周折,终于找到一片残魂。

君莫邪小心呵护,在鸿钧塔之中,与母亲的灵魂一起,用鸿蒙紫气小心呵护。只等魂魄修养完全,找一个合适的时机,便让两人转生人世……

那样虽然消除了前世的记忆,但这两人的情意感天动地,冥冥之中,自会有一份不灭的牵引……

三大圣地,已经消失,飘渺幻府,也已经成为虚无;当世五大势力,仅存天罚森林,也已经归入了邪君府。

但,邪君府的存在,却是严重影响大陆平衡。

因为其中任何一个人出去,都有左右世界大势的能力!

这样的超级势力,根本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!

君莫邪也明白了当日古寒所说的话,终有一日,天罚,是会变的。莫要让英雄成为罪人!

而自己,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。

这一日,在与梅雪烟等人商议之后,征求所有人的意见,在得到统一之后,君莫邪就将整个天罚森林,搬进了自己所创造的世界。

那个世界,比这个世界要大得多。而且,那里方兴未艾,正需要管理者。

邪君府残天噬魂鹰搏空等人,也纷纷表示要过去那个世界去,君莫邪一概允准。

唯有君无意夫妻二人却是不愿意过去,君无意觉得,这个世界,自己的牵挂太多,那许许多多的慈善事业,都牵着心,连着感情,实在抛舍不下。再者,邪君府,也需要有人看管。

君莫邪沉吟了许久之后,终于答应了两人的请求。

反正以他的能力,来回两界不过是呼吸之间,也算不上什么分别。再说,以君无意的能力,在君莫邪等人走了之后,他在这世上也已经是绝对的巅峰。也不愁会发生什么意外……

打定主意之后,君莫邪意念之间,便将两边的人手划分的妥当,随即就开始了大迁移……

时光悠悠,也不知过了多久,君莫邪感觉到自己的神识越来越是圆融通透,修为也越来越是高深,慢慢的,竟然已经突破了鸿钧塔的九层范畴……

终于有一日,鸿钧塔在君莫邪再一次的突破之后,突然解体,散做漫天流光,消失在茫茫宇宙?;蛘?,在某一个地方,又在静静地等待着有缘人……

而鸿钧塔之中,那些千万年的灵药和天地奇珍,也如天女散花,消失在君莫邪创造的这个世界上……成为后人梦寐以求的珍宝……

后世武者,若有人能得其中之一,就必会成为绝代高手……造就一代传奇。

世间,是需要传奇的。君莫邪坚信这一点。

唯有那些不朽的传奇,才会成为年轻人追逐梦想的动力……

总有一天,传奇会成为神话,而一代一代的人,又在谱写着新的神话……

君莫邪已经超脱了。这一日,心血突然来潮,带着九个妻子,长空漫游,恍惚之中,跨越了无数位面,眼前一片青青郁郁的星球。

站在长空之上,君莫邪眼中射出深刻的感情。

这里,故乡!

蜿蜒的长城,壮观的昆仑,奔腾的长江,呼啸的黄河!

“纵然成为宇宙间至高无上的神,可我也依旧是一个……”君莫邪发丝飞扬,默默地,一字字的道:“……中国人!”

“再见了,我的故乡?!本霸谛闹心乃盗艘痪浠??;踊邮?,带着梅雪烟等人继续时空畅游。

不知道过了多少年,君莫邪稍感厌倦,几个娇妻也纷纷有些想家了,便又回到了玄玄大陆看看。只是瞬息之间,几个人已经出现在天香城的街头。

现在的天香城,历经岁月的消磨,已经不复旧观。唯有城内那壮观的有情冢,依然矗立。这,已经成为了天下有情人的神圣之地!

凡是有情**,无不来拜祭有情冢,少男少女们,青涩心中,均感觉到自己所爱的人,就是自己的所有,就是自己的一切。

宁负苍天不负卿!这是何等深情?无论**,谁不想得到这样的深情?

君莫邪漫步走在街头,到了有情冢前,看着依然龙飞凤舞的‘宁负苍天不负卿’几个字,心中百感交集。

往事历历,一一划过眼前。便如是一长长的梦,让人流连叹息,神**断……

灵梦上前,虔诚拜祭……

不远处,一对青年**,正漫步而来,青年英俊挺拔,英气逼人,还带着一丝儒雅之气,气质超然,从容不迫。

偎依在他身边的少女身材窈窕,容颜如花,绝色天香,看着青年的眼睛之中,尽是无悔的深情;而青年看着少女的眼神,也是无尽的爱恋。

彼此眼中,只有彼此。

看到这两人,君莫邪身躯一震,眼中便流露出一丝激动。这在这无尽的岁月之中,君莫邪出现这种神情的时候,寥寥无几……

青年和少女也发现了君莫邪等人,双方对视一眼;不由得为对方的风采所倾倒。眼前这风神如玉的少年,浑身上下带着说不出道不明的气质,让人只看一眼,就会被其风采所引。

在他身边的几位少女,也尽都是天上人间绝无仅有的绝色佳人;真不知道他是如何找到这么多冰肌玉骨风华绝代的美人的。

随即,青年和少女都不禁皱了皱眉头:这人看起来虽然不错,但却是太滥情了一些。竟然这么多的妻子……

“你将来可不许这样?!鄙倥熳徘嗄甑母觳?,鼓着嘴气呼呼地道:“你要是这样,我就……我就哭?!?br/>

青年哈哈一笑,道:“心儿,这句话,还用说么?有了你,我的心中那里还装得下别人?”

少女扑哧一笑,脸上一红,嗔道:“贫嘴,讨厌!”

却是心满意足。

青年宠溺的笑笑,这一刻,眼中除了这少女之外,再无他物。我必将用一生,来给与你幸?!亩?!

少女偷眼撇着君莫邪,心中却泛起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。似乎眼前这人,似曾相识,很亲切,很可靠……但奇怪的是,自己从未见过他,为何会有这种感觉?

更奇怪的是,自己见他找了这么多老婆,居然心中殊无鄙视之意,反而很高兴,很欣慰的样子……这是怎么了?

正在胡思乱想,君莫邪微笑着走上一步,含笑道:“想不到今日来天香,竟然会遇到这样一对天作之合。两位真是让我眼前一亮?!?br/>

那青年挽着少女,将她护在身侧,从容道:“敢问阁下是?”

“有缘人?!本拔⑿Φ溃骸翱吹绞兰涿篮?,我总会说不出的喜欢。两位男为英雄,女是佳人,彼此之间又是生死不弃,情深意重;让人佩服?!?br/>

他笑了笑,道:“初次见面,也没什么送的出手,只有两块小小玉佩,聊表心意,还请两位收下?!彼纳粽嬷?,神情也是一派诚挚。

那青年与少女本欲推辞,但不知怎地,心中却泛起来一种感觉,似乎接受眼前这人的馈赠,乃是理所应当的事情,自然而然,没什么奇怪。不收下,反而是不应该的……

青年伸手接了过来,只觉触手温暖,分明是世间绝无仅有的宝玉。两块玉佩,一条盘龙,一条飞凤,精致之极。

随手递给了少女凤佩,那少女接在手里,爱不释手的**。

两人均是奇怪,自己两人居然没有推辞,拿到手中,似乎也没感觉什么不对,似乎这原本就是自己的……从这少年手中接过来,竟然有一种心神特别舒畅的感觉……

“在下东方无悔,乃是京城东方世家中人;这是……咳咳,这是在下的未婚妻,君问心?!鼻嗄甓轿藁谘锩嫉溃骸岸嘈桓笙吕≡?,阁下若有闲暇,不妨共饮一杯如何?”

“好!正有此意?!本巴纯斓卮鹩ο吕?,随即众人找了个酒楼,包下了一个大包厢,欢坐一堂,均是莫名的高兴。

梅雪烟在这青年报名的时候,终于明白过来:眼前这一对恋人,正是君无悔和东方问心的转世之身。怪不得君莫邪如此激动!

这一对有情人,终于重聚,而且依然深情如海。

这岂非就是人间最美好的事情?在君莫邪的暗中影响下,他们二人,必然会世世代代的恩爱,用天长地久的厮守,永永远远的深情,来酬还前世那一份未尽的情缘!

悲剧,将永远远离!

从酒楼出来,君莫邪恋恋不舍的挥挥手,与两人告别。

东方无悔和君问心两人相依站在那里,看着君莫邪等人慢慢远去消失,心中都是升起来浓浓的不舍,似乎,自己的心,在酸涩的疼。

只是萍水相逢,一见投缘而已;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?

两人均是感到心中奇怪。

“无悔,你发现了么?这一男九女,无论哪一个,都是绝世高手!”君问心痴痴的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街头,喃喃的道:“但,为何他们对你我如此尊敬?”

东方无悔茫然摇了摇头,道:“我也不知道?!弊邢富叵胍幌?,这十个人对自己两人可说是极好!好到不能再好,尤其是对君问心,那九个**更是关怀备至,专门挑好听的说,甚至有些小心翼翼的意思……

但自己两人也不是什么大人物,凭什么值得人家如此对待?

九个**,在吃一顿饭的时间里,塞给了君问心无数的礼物,无论哪一件,也都是绝世难寻的珍宝!还有一些天材地宝,这些东西,只要出现一点,就会引起大陆上一片恐怖的血雨腥风,但这九个**,却唯恐自己不要一般,一股脑儿全塞了过来……

“他们对我们,绝对没有恶意!”君问心肯定的道。

东方无悔点点头:“正因为如此,我才感觉奇怪?!彼底湃魍训囊恍?,道:“不想那么多了,有缘还会见面,我们还是收拾收拾回家吧。那些东西,可不能让别人见到!否则,恐怕会给我们带来天大的麻烦?!?br/>

君问心点点头,道:“那是自然?!?br/>

两人离开酒店,一路回家。只是一路之上,君问心还在频频回头,似乎还想再看那少年一眼……主要是,那少年有时候看着自己的眼神,让自己有一种感觉:恨不得将他搂在怀里,好好的呵护照顾……

一路行走,两人都是感觉到,那已经佩戴上的两块玉佩,不断的持续地发出温暖的感觉,滋养着自己的身体……

君莫邪和众女走出好远,这才隐身,跟在东方无悔和君问心身后,眼看着他们平安地进入了一豪宅大门,门匾上刻着“东方世家”四个字。这才终于放心,转头而行。

但人人的心中,都似乎很怅惘,似乎有一种淡淡的酸涩,萦绕在心头……

走出好远,迎面走来一对小夫妻,容颜俊雅,竟然不逊于刚才的东方无悔和君问心。而且,是一样的恩爱……

君莫邪微笑,这两人,正是有情冢的两位主角,夜孤寒和慕容秀秀……

灵梦公主似有所感,呀的一声轻叫了起来……

夜孤寒和慕容秀秀,也终于在一起了。这一世,夜孤寒叫做‘寒晔’,慕容秀秀则成了‘容秀儿’………………

良久之后,辞别了寒晔和容秀儿,君莫邪带着恋恋不舍几乎要哭的灵梦,与梅雪烟等人微笑前行。

路边传来一个声音:“他妈的,你信不信老子直接用金子砸死你?没资本,没资本你在我面前得瑟什么?装什么大头蒜呢?”

众人循声看去,只见一个年轻的大胖子,拽啊拽的晃着一身的肥肉,指着一个衣衫华丽的阔少正破口大骂:“……怎么地?你还不服咋地?告诉你!你唐大爷别的没有,就是有的是金子银子!他妈的,就算你整个孟家,老子也能全部用黄金砸平,在我面前得瑟,你算哪根葱?”

这胖子骂人粗俗,但君莫邪却泛起了会心的微笑。一股亲切之意,悠然升起……似乎那久远的情感,再次升起,眼前又有一位肝胆相照的兄弟,与自己把酒畅谈,唾沫横飞的两人一起骂人……

正想着,那胖子已经骂骂咧咧的一路走来,一边走一边吐唾沫:“他妈的,就拿着一百两金子居然就来赌博,赌个头啊,老子丢不起这人!”

一眼看到君莫邪,顿时眼睛一亮:“哇哈哈,这位兄弟,一看就是一位肥羊……额,一看就是一位有钱人,咱们去玩两手如何?”

良久之后,胖子光着膀子,只穿一条裤衩,浑身的肥肉一抖一颤,从赌坊里狼狈万分的走了出来,却是连衣服鞋子都输了给君莫邪,若不是怕不雅观,胖子甚至连最后的裤衩都要押上赌桌,还一个劲的叫嚣着:“我这裤衩可是天蚕丝的,值一千两金子……”

一边走一边叫嚣:“那啥,你别走,我回去拿钱咱们再玩过!”

君莫邪不理笑得东倒西歪的众女,隐身跟着这胖子走回他的家,原来是“唐府”;这位胖子的名字也很好:唐果。

不过这家伙嫌这名字不好,自己改成了‘唐国’……

正是唐胖子的转世之身。

胖子就这么几近赤身裸体的从大街上招摇而过,一路龙行虎步,威风凛凛。但一到了家门口,却顿时焉了,偷偷摸摸的刚要进去,一个美貌少妇已经跳了出来:“唐胖子!你又去赌钱了????你居然连衣服裤子都熟了……是不是把我也押出去输了你才甘心?!”

说着便是一阵拳打脚踢加棍棒教育……

胖子捂住头大声求饶,声音凄惨……

君莫邪忍着笑,现身出来,将赢来的银票金票现金现银和房契地契等一下子放在胖子面前,胖子顿时怔住,愣愣的眨巴着小眼睛,不知所以。

“再敢赌一次,我就来连你的家也抄了!”君莫邪恶狠狠地威胁道。

“不敢了不敢了……”胖子胖脸上淌着汗,眼眶中**泪,可怜兮兮的道。

君莫邪哈哈大笑,手在胖子身上一拍,笑道:“走了,你保重?!闭庖慌?,却是为他输进去了数不尽的福缘和用不尽的财运!

胖子,好好活着。

无论哪一世,你都是我兄弟!

辞别了胖子,君莫邪携众女东瞧瞧西逛逛,眼见得天色渐晚,路上人烟已经很是稀少,看着灵梦依然有些惆怅的样子,君莫邪常常呼出一口气,突然低声吟唱道:

“不知道如何开始,

不知道怎样结束,

都说是多情要比无情苦,

你为何还是脉脉含情?

是不是你太疏忽,

是不是你很糊涂?

爱到尽头也回不到当初,

你为何还是如此执固?

如果来生还是今世的重复,

纵然多情要比无情苦,

如果来生还是今世的重复,

你是否还是这样不在乎?”

“如果来生还是今世的重复……”众女低声念着这句话,均是不由得痴了,突然一起仰起脸,看着君莫邪:“如果来生还是今世的重复,你是否还是这样不在乎?”

“呃……”君莫邪傻了眼。

“好一个如果来生还是今世的重复!”一个声音赞道:“不错不错!”

君莫邪心中一惊,抬眼看去,只见面前十几丈处,突然出现了一个人。

一个青年,身材颀长,一袭黑袍,衣袂在夜色中凌风而舞,充满了无尽的韵味。

这个青年面容英俊,但不知怎地,让人一见到他,却顿时就感觉到一股狂傲之气迎面扑来!似乎这九天九地,并没有任何一个人在他眼中!

傲视一切!

无尽的狂!

接下来,这个邪异狂傲的青年的眼睛就落在了梅雪烟等人脸上,啧啧称赞起来:“真美;好多的大美人,哈哈哈哈,君邪,这么多的美人儿,我突然不忍心让她们都成为寡妇了!”

君莫邪微笑道:“彼此彼此,你那几百个老婆,我也不忍心让她们成为寡妇!九幽第一少,我们终于见面了?!?br/>

对面的黑袍青年,就是九幽第一少?

一听这个名字,梅雪烟等人就如同听见了晴空霹雳,顿时都是惊呼了一声。

这个傲视亘古的狂人,这个古往今来公认的最**的疯子!如今,竟然就出现在自己面前!

九幽第一少哈哈大笑,狂傲的笑声远远传了出去,夜色之中震耳欲聋,周边远近顿时传出一阵阵的咒骂,想必是打搅了人家的好梦。

但九幽第一少对这些声音置之不理,宛如没有听见;笑了好一会,才道:“君邪,一战,如何?”

“我一直有一个最大的愿望?!本暗目醋潘?,嘴角却突然露出一个邪魅的笑意:“当年在风雪银城,我就发誓,若是有一天见到你,若不打得你成猪头,那就太对不起自己了?!?br/>

九幽第一少又是一阵狂笑,笑着笑着,他的负手的黑衣身影突然缓缓浮空,在黑夜之中冉冉升起。

在他升起的那一刻,天地之间突然狂风大作,电闪雷鸣,怒云狂涌。他的黑袍散做了漫天乌云,长发凌乱地在风中狂飘,突然大笑一声:“且看你我到底谁会成为猪头!”

“来!”

君莫邪一声狂笑,笑声之中的狂傲,竟然丝毫不弱于九幽第一少,白袍在风中飘起的同时,他的大袖一卷,梅雪烟等人同时消失,进入了小世界。

而君莫邪白衣飘飘的身影已经站在了天空上九幽第一少的对面。

两人四目相对,目光均是凌厉到极点,目光一触,突然间轰的激出一声响雷,将九霄云雾一起震散!

一道黑影,一道白影,均是不住的上升,转眼间就到了九霄云外!

“哈哈哈……来!今日,就让你我痛快一战!”

“来!”

两人同时大笑,同时出手!

九幽第一少右手一挥,十四个大字‘亘古纵横无双客,天地九幽第一少’凌空突然出现,幻化做十四种力量,就像十四座大山轰然向着君莫邪压了过来!

君莫邪大笑一声:“来得好!”右手轻飘飘的一挥,四个大字“邪之君主”化作阴阳之力,也是雷霆万钧的迎了上去!

同时左手一挥,从无尽高空,又是四个字猛然落下!

这四个字,更是沉重,让人有一种感觉:就算是整个宇宙挡在前面,这四个字也能全部将之压碎!

九幽第一少猛抬头,一看!

“异、世、邪、君”四个字!

九幽第一少一皱眉,突然间哈哈大笑,笑的前仰后合,欢畅不已。君莫邪也是笑了起来,笑的酣畅淋漓!

两人就在这无尽虚空相对大笑,竟然忘记了继续交手。

“异世邪君,哈哈,好一个异世邪君!”九幽第一少大笑道:“不错,你是邪之君主,但却是异世的。两个世界的力量跟本公子斗,哈哈哈……这不是欺负人嘛?”

君莫邪挑了挑眉:“你也可以。你这老不死的,谁知道有多少个世界的力量?再说……一代九幽第一少,难道还怕人欺负不成?”

九幽第一少又是大笑起来。笑声中,两人同时出手!

“来!战!”

全书完。

本想写一些两人战况和结局,但想来想去却十分没意思。不管怎么样,这两人都是打不死的。描写起来,十分无趣。不如不写,留一点想象的空间。

终于写完了。我心里好难受,容我静一会,平息一下情绪,再写完本感言。异世邪君 大结局!


上一章  |  澳门网上赌场平台  |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