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网上赌场平台 >> 天域苍穹 >> 目录 >> 第五百二十三章 白公子的演技

第五百二十三章 白公子的演技


更新时间:2017年03月08日  作者:风凌天下  分类: 玄幻 | 异界大陆 | 风凌天下 | 天域苍穹 
天域苍穹 第五百二十三章 白公子的演技
第五百二十三章白公子的演技

澳门网上赌场平台 www.worldcasinoroom.com 第五百二十三章白公子的演技

翻云覆雨楼。

白公子面前一幅棋盘,正自凝神沉思,冷静落子。

而在他对面的,正是熊二。

恩,那位灵族的恐怖魔头。

这两位居然在这里下棋,看起来,惬意至极、气氛和\/谐得很。

侍立在一边的婉儿和秀儿根本就不知道,公子爷从哪里请出来的这位‘熊二先生’;一句话都没有交代过就占据了翻云覆雨楼高位,现在更是好了,什么事情也和他商量一下……

还有这位‘熊二先生’的名字,真真是……

你说人家叶红尘的叶大先生,怎么就显得那么清雅,那么的高大上呢!

可是“熊二先生”的大号,怎么听怎么感觉别扭,基本每一次听到公子爷用一种温和的口吻叫“熊二先生”的时候,两女都会忍不住生出一种想要笑的冲动。

两人最直观的感觉就是公子爷在戏耍这位姓熊名二的先生。

可是无论从公子爷的脸上、眼神中,以及熊二先生的表情反应,似乎啥也看不出来,完全就是两人想多了的样子,甚至……甚至那熊二听到公子叫他熊二先生的时候,还很惬意得意满意的款,两女真心的想不明白,每每称呼这么逗比的名字,有什么可得意的呢?!

比如此刻。

“熊二……先生……”白公子手中捻着一枚白子:“这一手落下去,你的这条大龙再难逃被我拦腰截断的命运;而我这边却只需要一子连接,两眼相通,就此彻底盘活,这一局,胜负之势再无悬念,换言之,你输了?!?br/>

熊二先生兀自正襟危坐,皱着眉头,凝思注视棋盘,半晌才挠挠头道:“我先一步连接,不让你截断就是?!?br/>

白沉道:“那……你试试?”

熊二先生当真落子,将两块棋连成一气,但这样一来却是等于是将另一块黑棋一起送入屠刀之下!

白沉一子扣关,再子屠龙,却是将熊二先生的大片黑棋全面覆灭!

婉儿和秀儿扶额无语……

世间竟有这样的臭棋篓子,竟是自投罗网,自寻死路……

而至于此地步,但凡是换个人,稍微懂一些棋艺的,在中盘的时候早就应该认输了……

纵使是比较不要脸一些的,勉力支持到在下半局的时候,怎么着也应该认输了。

就算是最最不要脸的那种,在官子的时候也应该投子认输了……

可是这位熊二先生,明明在中盘的时候就已经大势而去,但还要在苦苦沉思,认真思考,坚持下去。在下半盘的时候,早已势穷,却偏还要苦苦支撑;还有在最后阶段,自己的棋子都已经被提了出来一大片的空白,可以说,完全的输了,输得彻头彻尾了……

可就在这等时候,这位熊二先生居然又开始在被提掉的空白处落子……

若是仅止于此,还只能说这位熊二先生脸皮太厚,可是他刚才莫名构建出来一个永远也打不完的劫,在不断的打劫提子;最后最后居然打得自己仅有的一片活棋也死掉了……自己堵了一个眼!

就算是围棋初学者,也该知道活棋两眼为生、一子必死!

终于……

整个棋盘满目尽是白子,一枚黑子的落子之处也没有了,所余空位也尽都是黑子眼目,熊二先生这才一声长叹,声音沉重且认真的道:“我输了,终究还是棋差一招?!?br/>

婉儿和秀儿瞠目结舌。

整个棋盘上都已经没有任何一枚黑子了,甚至连落子的空位都没有了,你是多厚的脸皮才能说得出来‘棋差一招’这句话来?

这是一招吗?

白公子微笑:“胜败乃兵家常事。古人云,今古事,棋局胜负,翻覆如斯。一盘失利,重新来过便是。历尽劫难,才可成为人中之雄;经受风霜,才能长成参天大树。熊二……先生此局不过是一招不慎,大意失着,何须气馁,来来来,我们再来一盘?!?br/>

于是那位‘熊二先生’兴致勃勃的开始了下一局……

再一次以兴高采烈之态势的进入新的被虐之旅……

这两人修为高强,这样的棋局已经下了三天三夜,不但不渴不饿,连精神不济都也不存在,只要愿意,完全可以无休无止的下下去。

但看得人却已经受不了了。

婉儿和秀儿头痛欲裂地退下休息去了。

对她们俩而言,观看这样的对局,本身就是一种折磨,不,是酷刑!

“公子爷到底是怎么想的?”

“不知道,我真不知道?!?br/>

“这……我也看不懂呢。这位熊二先生,实在是……臭棋篓子一个……”

“别糟践人家臭棋篓子了,所谓臭棋篓子也知道起码的输赢胜败,孰高孰低,哪像那熊二先生那般的全然没有眉眼高低,公子跟他下棋……分明就是天下无敌的国手陪一个才刚入门的夯货下棋……偏偏两个人还能够下的这么惊天动地兴高采烈,光是最终局面能够去到满目一色的地步……当真是叹为观止,望而生畏……”

“同感同感……我要是再看着他们这般下棋,只怕就要颠覆我对围棋认知的理念了……”

“我还不如你呢,我感觉我现在就已经被颠覆围棋认知理念了……”

“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啊……”

“别糟践墨,应该是近墨者黑,近猪者臭!”

“有理有理,同感同感……”

“可是公子的行为也同样让我无法理解啊……”

“我倒是不这么认为,我反而感觉公子是在下一盘大棋,很大很大的那种!”

“是么,我怎么没感觉呢,你且仔细说说……”

便在这时候,突然有人来报。

“禀公子,叶大先生派人前来,说是有要事求见公子?!?br/>

婉儿和秀儿闻言齐齐一怔:“来的人是谁?”

“来的乃是七朵金莲之中排名第一的关山遥,此人来意似是不善?!?br/>

“你且稍等,待我们去禀报公子,请公子定夺?!?br/>

白沉皱皱眉:“关山遥来了?!他来做什么?”

婉儿老老实实的道:“来意暂且不知,似是来意不善?!?br/>

白沉沉吟了一下,道:“请他进来?!?br/>

一边的熊二先生道:“我要不要回避一下?”

白沉不以为意道:“何须如此周折;先生乃是我方的第二号人物,先生留在这里正是恰如其分,当真有什么事情,也可以帮我想想主意;衡量一下利弊得失?!?br/>

熊二先生很是欣慰的点点头。

他本来还担心白沉或者有可能背着自己搞什么秘密事情,他之图谋始终关乎两族未来,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想法始终长留心间,但现在白沉既然愿意让自己留在这里,参与此事,那便代表其并无异心,至少难以玩出来什么花样!

而且,就白沉这般坦诚的态度,让熊二先生的心中无形中更加放心了不少。

看来这白沉,野心很大,很想要那天下之尊之位,深谙得失进退利益之道,有此为基础,只怕是真的死心塌地的跟着我干了……

这么一想,那熊二先生的心情登时更加的振奋起来。

不多时,关山遥进入此间。

“见过白公子,不过短短时日不见,公子修为竟又精进了许多,当真可喜可贺?!惫厣揭5?。

白沉微笑道:“关老实在太客气,白沉不过一后生晚辈,纵有些许进步,却又如何能入关老这等顶级强者眼中,却不知道关老这一次前来,可是有什么欲对白某赐教么?”

关山遥道:“赐教不敢,但却有一件攸关天下苍生福祉的大事,关某此行乃是奉命来与公子商议?!?br/>

白沉饶有兴趣的说道:“哦?攸关天下苍生福祉?关老爷子……这句话,可是说的让白某有些诧异了,何妨仔细说说,让白某拜领高明?!?br/>

关山遥哈哈一笑,沉声道:“大抵是这么一回事……”

他沉吟了一下,似乎是在斟酌措辞,片刻后才道:“这段时日以来,我家叶大先生深感天下争霸之战,只为个人利益荣辱,却导致生灵涂炭,苍生遭劫;委实的心中不忍。一番思量之下,找道君主阁叶君主,琉璃天轩辕陛下,还有东天大帝陛下,共议商量对策?!?br/>

白公子皱眉说道:“不忍见生灵涂炭、苍生遭劫?这个……”

他的眼神与熊二先生对了一下。

熊二先生那边也是一脸的诧异,随即便又给白沉递了一个眼神,意思是,且听他说下去。

白公子微不可察的点点头,道:“叶大先生悲天悯人,胸怀天下苍生,诚为我辈楷模;却不知道后续又有什么决定,白某在此洗耳恭听?!?br/>

关山遥笑了笑,道:“在各方巨头的商议之下……”

白公子突然截口问道:“各大巨头商议?为什么没有叫我?难道所谓的各方巨头竟不包括白某在内,又或者是说,各方巨头并未将白某这个一方之主放在眼内?!”

这句话来得可谓突如其来、突如其来。

其中的不满之意,更是满满登登,全无掩饰。

关山遥顿时有些语塞,艰难道:“关于这点……老夫实在不知个中想起,想必是公子与东天大帝陛下……乃是……咳咳,大抵是……东天大帝陛下已经同意…也就…也就……没有……”

白沉怒容满面,怒声道:“此事简直是荒谬,不管我们私下里关系是什么,但这等关乎天下大势谁属的事情,又明白说是各方巨头齐聚商议,却又对白某这个翻云覆雨楼之主,视若无睹,,难道白某在各位老大人眼中,还算不得一方之雄吗?若是有此共识,那么此等决议,白某不听也罢!关老大人请回吧!”

斩钉截铁,居然是一副全然没有回转余地的口气。

关山遥顿时有些傻眼。

这……剧本中的逻辑貌似不是这么来的呀……

这货怎么突然变得不配合了呢?

这事儿还要怎么进行?

本来以关山遥的老辣沉稳,不该茫然无措,但此事本就是白沉最早草创的剧本,自己的到来该在其预计之中才是,更该高度配合,现在这是什么情况,还能不能愉快的唱戏了?!

一时间不觉进退维谷,呐呐道:“这个…那个…”

熊二先生在上面呵呵一笑,和声道:“公子暂且稍安勿躁啊,何妨听关老先生说完嘛。不过关老先生,你们那边商量什么事情,也的确是……太……欠考量了一点吧?我家公子现在可是威镇寰宇,一夕之间覆灭北天大军,如此威势,旷世绝无,敢说是天下间排名前三的霸主之一!你们商量事情,却唯独将我们公子漏了……这件事情,实在是太不应该了?!?br/>

熊二先生感觉,这会正是自己出场的时间!

再说也对叶红尘叶笑等人弄出的那个什么商议决策表示好奇,自然就赶紧出来做捧哏。

白沉沉着脸:“熊二,你休要多言!如这等目中无人之辈,端的欺我太甚!关山遥,你们做都做出来了,还要登门欺人,实在是太过分了,我白沉又岂是任人拿捏之徒,了不起就是我白沉独对你们几方联手,无论车轮战也好,全部围上也罢,我白某人接下便是?!?br/>

熊二先生赔笑道:“公子且暂歇雷霆之怒,不妨先听听他们的商量结果……”

熊二却是当真没想到,自己出口打圆场居然还兜头盖脸吃了一顿大热屁,脸上不由有些讪讪的。心道,这小家伙脾气倒也是真大……不过当日白沉这小子明明势弱,还能对自己寸步不让,甚至反过来逼自己立下大誓,本就是眼内不容沙子的狠角色,有此表现,不足为奇、更不为怪!

白沉却是借坡下驴,冷然道:“也罢,我看在熊二先生面子上,听听你们这帮人能弄出什么花样?!?br/>

关山遥长长松了一口气,很是真诚的拱拱手:“多谢二先生看顾,却二先生不知道何方人士?若有缘,关某必然请先生共谋一醉?!?br/>

熊二先生很是受用的摆摆手:“不用客气,不用客气?!?br/>

给了这么天大的面子,熊二先生觉得脸上很光彩。

“在我们……咳咳……商议之下,总觉这天下,乃是天下人之天下,天下便该以人为本,各方群起而战,劳民伤财,涂炭生灵,死伤无数……所以各方综合意见决定,举办一场……高手之间的决战,以此来论定,天下谁属?!?br/>

关山??人砸簧?,斟酌着:“再说得直白一点,就是白公子您这一边以北天名义出战;而叶大先生一边,则以西天名义出战;叶笑叶君主一方,以南天名义出战;而东天大帝与琉璃天帝,各自还是以本来身份参战?!?br/>

“如此一来,天下还是五方并立,五帝争锋?!?br/>

“而决战的具体规则则是:每一个天地,可以有三人参战;另设有不多余二十人席位的观战者名额。参战人员,提前定下来也好,到时候随机调整也罢;除了几大主宰之外就只限于三个人;包括五方天帝本人在内,诸天会战,穹顶夺剑?!?br/>

关山遥道:“而最终胜利者,便是此世的天下至尊,红尘共主?!?br/>

白沉那边还在沉吟,那熊二闻言之下却是目光顿时一亮。

这……这岂不就是我想要的么……

太棒了!哇哈哈哈……

&1t;今天二合一,明天继续补更。>

相关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第五百二十三章白公子的演技_天域苍穹 第五百二十三章 白公子的演技


上一章  |  澳门网上赌场平台  |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