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网上赌场平台 >> 风花醉 >> 目录 >> 第1264章 谁能不服

第1264章 谁能不服


更新时间:2017年12月13日  作者:少穿的内裤  分类: 历史 | 两宋元明 | 少穿的内裤 | 风花醉 
风花醉 第1264章 谁能不服
第1264章谁能不服

澳门网上赌场平台 www.worldcasinoroom.com 第1264章谁能不服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很多事情就是如此,找不到应对方法的时候,千难万难,当找到应对方法后,才发现如此简单。曹源心头滴血,却没有任何办法,说到底,还是因为兵力不足,这个时候再想变阵,那也没有可能,斯拉夫人虽然没有急着进攻,但靠的非常近,这个时候敢变阵,斯拉夫人肯定逮住机会咬上来,到时候可就是万劫不复了。难道,今天真的要阵亡于此了么?烈日当空,汗水浸透了衣服,曹源知道苦等下去,只有死路一条,既然绝境之中,那就搏一搏吧,至少身死,也要拉个垫背的。

“左右靠拢,像东面进攻,值此时刻,我辈男儿当自强不息,破敌当下,死而无憾”说罢,中军圆阵停止运转,慢慢化作一处矩形,向着东面移动。维雅切笑了,呵呵,东方人要拼命了吗?看来,他们也知道没有希望了啊。曹源没想过逃,重重围困下,逃也逃不出去,矩形阵势往东面扑击,很快就和阻挡在前方的斯拉夫人碰撞,这个时候,撞城木兵马也看到了机会,呼喊着从后方撞上来,撞城木承载着几十人的力量,直接将盾牌撞飞,负责后方防御的阵线顷刻间土崩瓦解。撞城木乃是攻城所需的利器,连城门都能撞开,更何况盾牌。曹源心头的怒火可想而知,狡猾的斯拉夫人,如果己方存有箭矢,这种笨重的撞城木还能冲上来?不管曹源如何愤怒,身后组成的防线根本无法阻挡斯拉夫人的进攻,而自己这边进展微弱,手持钢刀,砍飞一名斯拉夫士兵,他目如重枣,“他娘的,兄弟们,跟他们拼了,就算死,也不能任人鱼肉?!?br/>

“杀”到了这个份上,每个人都将生死置之度外,上百名士兵心下发狠,竟然散开阵型,组成了锥形阵,朝着前方的斯拉夫人冲去,他们这种视死如归,悍勇无比的打法,竟然吓得斯拉夫人主动往后缩了缩。人都是这样,在绝对优势之下,谁愿意跟对方换命?终于,冲进了人群中,曹源身先士卒,解去盔甲,机械的厮杀着??墒?,任凭曹源再英勇,想要改变目前的局面,也是痴人说梦,当身后的阵型彻底崩溃后,结局已经注定了。

维雅切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,交手这么多次,终于占到了先机。只要全歼这股东方精锐士兵,那对全军士气将是巨大的鼓舞,也为真正的决战开了个好头。呵呵,东方人果然是狂妄过头,好好地围攻弗莱基米尔多好,非要向南开辟苏兹达尔河战役,还将兵马布置在基辅城附近,真以为基普罗斯毫无反抗之力,是一群待宰的绵羊么?

轰踏踏,天地间突然响起隆隆声,声如炸雷,气势恢宏,视野远方,一片银光灿烂,骄阳照射,他们就像天兵下凡,沐浴着神圣的光芒。嘎,维雅切咬紧了牙关,咯吱咯吱,仿佛要将整个天地碾碎,东方人的骑兵,也是苏兹达尔河南岸仅有的骑兵,虽然只有五千人,可还是让维雅切恨得咬牙切齿。这支银甲骑兵有多可怕,根本不需要别人来阐述,他们屡立奇功,已经成了神一般的存在。天啊,难道哦上帝真的放弃了基普罗斯么,为什么一点机会都不给基普罗斯留下。目送着骑兵杀来,他们就像一把尖刀,顺着中间空档直接杀进去,最先遭殃的就是那些抱着撞城木的斯拉夫士兵,环抱撞城木,笨重不堪,铁骑碾压而过,倒下一个个魁梧的身姿,唯有撞城木浸染鲜血,孤零零的在地上滚动。铁索连环马再现战场,斯拉夫人闻之色变,有的人已经苍白如纸,双腿忍不住打着哆嗦。

斯拉夫人一直想要围剿曹源的兵马,根本没有顾忌别处,更何况面对犀利无比的古镇骑兵,就算提前列阵又如何,除非早早地挖陷阱,放上拒马。但谁能想到这些啊,再说了,战场具体在哪里,也不是是拉夫人说了算,根本无法提前做应对。千夫长们也吓坏了,只能临时组建长枪阵,打算阻挡骑兵的步伐,可是仓促间怎么可能组建严密的长枪阵,斯拉夫人乱糟糟的,阵型还没组建起来,古镇骑兵就冲了过来,连环马从外围冲击,巨大的冲击力之下,好多斯拉夫士兵直接被撕裂成两半。无数次面对连环马,可就是找不到破解之法,徒叹奈何?除非能组建严密的长枪阵,外围用盾牌阵阻挡,可惜,仓促之下,这些都是枉然。

哐啷,刀剑交击,一名斯拉夫士兵好不容易挡住骑兵刀,可是还没来得及高兴,双脚一阵剧痛,整个人直接被铁索刮着,如血葫芦一般。古镇骑兵之威猛,早已深入人心,在他们的不断冲击下,位于东面的斯拉夫大军终于裂开,慢慢的走向崩溃。

曹源虎目含泪,他没想到这种情况下,还能活下来,从没想过,头顶的太阳如此美好。求生的**重新降临,曹源将剩余的残兵组织起来,配合着骑兵杀开一条血路,这个时候斯拉夫人全部精力都在应对突然杀到的骑兵,谁还有心思管曹源那点残兵。一名银甲将军,手持长枪上下翻飞,如天神一般冲破重围。杨再兴英勇过人,杀的敌军纷纷散开,终于找到了身形狼狈的曹源,“曹源,速速带兄弟们向东逃,殿下已经在去前方三十里处列阵等候?!?br/>

曹源根本没有半点迟疑,顺着唯一的生路往前跑,他知道骑兵一定会帮忙殿后的。杨再兴此人勇猛善战,骑兵如刀,肯定能挡住斯拉夫人的。

维雅切大骂上苍,恨不得将上帝一家子全部扔到油锅里去,可形势比人强,任他有三头六臂,也改变不了眼下的局势,围歼的意图不可能实现,还跟对方纠缠,只能多做无辜伤亡。再没有严密阵型阻挡下,那些仓皇迎战的步兵就是骑兵嘴里的肥肉,更让人愤怒的是,东方骑兵根本不深入,只是在外围扑击,想要诱敌深入,借机围杀,显然也不太现实。终于,维雅切还是心有不甘的怒道,“传令各部,撤回来吧,不要跟东方骑兵多做纠缠?!?br/>

斯拉夫人潮水般退去,杨再兴也没有追击,调转马头,开始向东面撤离。事实上杨再兴是心有不甘的,他绕道后方,本来是想借机进攻维雅切中军的,就算干不掉维雅切,只要中军松动,依旧能对斯拉夫人的士气造成沉重的打击??墒?,战场之上,形势千变万化,谁也没想到曹源这边会撑不住,两相取舍之下,杨再兴只能放弃进攻维雅切的中军,转而帮曹源杀出一条血路来。

石桥据点一线,从苏兹达尔河沿岸开始,自北向南,已经形成了一条绵长的战线,随着赵有恭的中军到来,这条战线算是彻底完善。扎营不久,帅帐就搭建完毕,赵有恭以及萧芷韵等人聚集在帅帐之中,商量着眼下的局势,一名亲兵手持军报,快步走进来,“启禀殿下,前方刚传来急报,弗拉基米尔方向的敌军已经渡过苏兹达尔河,现在先头兵马已经占领诺斯拉,估计半日之后,就会抵达石桥据点一线?!?br/>

萧芷韵眉头一挑,忍不住赞叹道,“啧啧,斯拉夫人来的好快,看来他们是真的想一口吞掉我们,扭转整个基普罗斯的局势啊?!?br/>

话音未落,一名银甲士兵冲了进来,他浑身浴血,肩头还绑着绷带,一进帅帐,就焦急道,“殿下,曹源所部于卡奇格农场阻敌,但斯拉夫人以撞城木冲阵,曹源所部不敌,兵败卡奇格,现在残兵正撤往中军大营,杨将军的骑兵也在往这里赶来?!?br/>

嘶,赵有恭的脸色终于露出一点凝重之色,曹源所部可是五千精兵,又有杨再兴的骑兵协同作战,最后竟然溃败逃窜,当真是没想到。兵败卡奇格,其实并没有太多问题,至少曹源完成了阻敌任务,让中军顺利抵达石桥据点一线,赵有恭担心的是,这场失败当地败到了什么程度,“曹源所部损失如何?”

“回殿下虽然未来得及清点伤亡,不过从之前的战况看,伤亡惨重,估计折损兵马不在三千人以下”这名士兵说完便低下了头,赵有恭猛地站起身,浑身散发出一种可怕的气势。折损如此严重,曹源是干什么吃的?此时此刻,赵有恭杀掉曹源的心思都有了,之前千叮咛万嘱咐的,要以保存实力为首要任务,没想到,卡奇格一战,竟然还是折损如此大,要不是杨再兴用兵如神,骑兵及时出现,恐怕曹源所部要全军覆没了。如今的赵有恭身居高位,性子早就沉淀下来,但此时依旧忍不住怒火冲天,“这个曹源,当真是可恨?!?br/>

帐中七八名指挥使,全都噤如寒蝉,不敢替曹源说话,哎,曹源这次可真的是犯大错了,苏兹达尔河南岸,一兵一卒都是十分宝贵的。萧芷韵能理解赵有恭的愤怒,站起身拉了拉男人的袖子,“官人,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晚了,接下来的战事才尤为重要?!?br/>

半个时辰后,中军大营外传来响动,杨再兴和曹源的兵马终于回来了。虽然活着回到中军大营,可杨再兴和曹源全都一脸菜色,这场仗虽然杀敌无数,但事实上已经输了。在卡奇格折损那么多兵马,势必会对接下来的石桥据点一线战事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,这个责任他杨再兴和曹源是必须承担的??ㄆ姹艿南⒉⒉皇鞘裁疵孛?,许多士兵立在两侧,略带同情的看着曹源,接下来这位曹指挥使可就不好受了,殿下这些年积威日盛,虽然不怎么发火,但只要发火,那肯定得烧死人。进入中军大帐,看到赵有恭面色清冷的站在前方,曹源喉头一动,泪水忍不住涌了出来,上前两步,直挺挺的跪下去,“殿下,末将无能,连累兄弟们葬送性命?!?br/>

“哼,看来你也知道自己错了,曹源,之前本王是怎么嘱咐你的,你又是怎么做的?这次要不是杨绍烈及时出现,本王的五千儿郎就要尽送敌手,你还有脸跪在本王面前哭丧,杀了你么?杀了你,那些死去的兄弟就能活过来?”赵有恭指着曹源,怒气冲冲,“三娘,取了曹源的指挥使令牌,从现在开始,曹源去雨冰麾下当一名普通士兵。曹源,你要是还有点男儿气概,现在立马滚出去,省的本王看到你心烦?!?br/>

曹源交了指挥使令牌,浑浑噩噩的离开了大帐,帐中几名指挥使,谁也不敢替曹源说话,兵败卡奇格损失惨重,曹源能活下来就算不错了。赵有恭心情沉重,面色不善,这个时候卡奇格战事的具体情况已经送到手中,一场战事,五千多名精锐士卒,逃回来的连一千人都不到,为了掩护残兵撤回,古镇骑兵也付出了上百人伤亡。自进入基普罗斯以来,就从来没经历过如此惨重的失败,说是全军覆没也不为过。良久之后,赵有恭总算平复了情绪,“绍烈,说说吧,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”

赵有恭虽然生气,但也知道曹源并非无能之辈,如果他只是个有勇无谋的莽夫,也不可能做到指挥使这样的高位了。杨再兴面容苦涩,缓缓言道,“殿下,其实此战惨败,也并不能全怪曹源指挥不当。此战维雅切一开始动用了前卫军来消耗我军箭矢,曹源不知道具体情况,箭矢消耗一空,致使后来无法阻挡斯拉夫人的撞城木。连末将也没想到,维雅切会如此心狠手辣,硬是将组建没多久的前卫军送上战场,若是提前得知的话,曹源能存留一部分箭矢阻挡撞城木,阵型不会那么快被冲散,只要坚持到末将的骑兵到来,对地方中军发起进攻后,卡奇格一战就算不胜,至少能打个平手”。说完这些,杨再兴就苦笑着摇了摇头,他亲眼观察过那些死去的前卫军士兵,可以说有老有少,参差不齐,连十岁的孩子都有,五十多岁的老人也不乏少数。为了赢下卡奇格一战,维雅切可谓机关算尽,展露出所有的筹码,曹源败得一点都不冤。

赵有恭和萧芷韵等人面面相觑,他们也没想到具体情况居然是这样的,将上万前卫军士兵当炮灰使用,维雅切当真是心狠手辣了,要知道,前卫军可不是什么仆从军,而是地地道道的斯拉夫子弟。赵有恭麾下也有斯拉夫仆从军,但从来没有这样使用过。

“官人,如果一切如绍烈所说,恐怕接下来的战事要多加小心了,这个维雅切当真是难缠”萧芷韵领兵多年,当年统领乙室军纵横大定府的时候,也算是心狠手辣,但也做不出残害同胞的事情。维雅切如独狼一般,但不得不赞叹一句,这也是维雅切最后的筹码,光脚不怕穿鞋的,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吧。眼下的形势错综复杂,弗拉基米尔一带,重兵围困,五万多大军驻防,可以说势在必得,所以弗拉基米尔方向根本不需要有任何担心,重要的还是苏兹达尔河沿岸,“估计现在弗拉基米尔赶来的上万兵马已经在诺斯拉驻扎,他们远道而来,势必疲惫,很难立刻对我们发起进攻,东面诺斯拉一线没有攻势的话,西面的维雅切所部估计也会于卡奇格一带休整,所以这两天估计不会有什么大问题?!?br/>

赵有恭颇为同意的点了点头,如今斯拉夫人最大的倚仗就是两面夹攻,只要打,就一定是两侧同时发起进攻。维雅切如此聪明的人,绝对不会蠢到放弃优势,暴露短板的。说句不客气的话,如果不两面夹击,但靠一方面大军,那就是在送菜。维雅切不是蠢才,他应该了解,能顺利打赢卡奇格一战,前卫军那帮子炮灰发挥了很大的作用,一旦别人有了准备,这些炮灰军发挥的作用就十分有限了,“虽说如此,但我们不得不小心应对,卡奇格一战,咱们的兵力进一步缩减,现在能动用的也就两万人,其中还有五千骑兵,反观斯拉夫人,东西两侧至少有精锐三万余人,再加上那些前卫军炮灰,人数多达六万,形势不容乐观啊,本王觉得,这种情况下,石桥据点已经没必要守了,那里的五千守军可以撤回中军了?!?br/>

“嗯,目前的情况下,最好的方法就是集结兵力,越分散,对我们越不利??ㄆ娓褚徽剿淙皇前芰?,但也有很多可取之处,以防御阵型应对,当为最佳”萧芷韵一直在思考具体的迎敌策略,此次遭遇两面夹攻,寻常的阵型很难发挥作用。赵有恭对此并不是太担忧,将一张图纸放在案子上,“此战我们完全可以借鉴圆形阵,以圆阵为基础,设置八卦防御阵?!?br/>

“八卦阵?”萧芷韵以及杨再兴等人紧皱眉头,八卦阵从圆形阵演化,但复杂了十倍不止,可以说定**熟练掌握阵型,唯独八卦阵有些生疏,最要命的是,麾下士兵很多都不是纯粹的步兵,而是骑兵下马客串,这些骑兵能正确发挥八卦阵的威力么?八卦阵以圆形阵为模板,外围置天地风雷水火山泽八个矩形阵,每一个矩形阵代表着一个方向,每一个方向又包含千变万化,什么时候动,什么时候出钩镰枪,什么时候阵型扩充,什么时候阵型收缩,什么时候弓矢发威,所有的一切都有旗语,八方相互配合。在八个矩阵之内,则是太极演化的阴阳阵,阴阳对立,两个圆形阵以不同的方向运转,中间是一字长蛇阵组成的杀招。八卦阵光演示起来就已经非常复杂,一旦实战中,更是复杂十倍百倍。

赵有恭看出萧芷韵等人心中的担忧,他信心满满道,“其实八卦阵看似复杂,重点还是在于每一个阵型阵脚能不能准确读懂旗语信号,这些问题并不大,不管是骑兵还是步兵,在大杨滩军营都有严格的训练。唯一需要担心的,就是能不能抗住对方的进攻,维雅切憋了这么久,接下来的进攻肯定是疾如风火。而且,目前来看,最有效的办法就是以八卦阵为基础的防御阵,毕竟我们在兵力上不占优势,骑兵也不是太多?!?br/>

萧芷韵等人默然无语,这可是血淋淋的事实,斯拉夫人弄出那么多炮灰兵,根本不怕消耗,如此一来,本该兵力差不多的形势就改变了。

炮灰兵也是兵,己方也有仆从军,但不敢用啊,不管是蒙古人还是斯拉夫人,一旦打血战的时候,十分的不可靠。萧芷韵也是果决之人,当即笑道,“既然如此,那就按你说的做,三娘,麻烦你去传令,今夜戌时,所有都统以上的指挥官全部到帅帐听令,本妃要给他们温习一下旗语课程。绍烈,你的骑兵也要好好准备,为了配合八卦阵,骑兵要分为十个小队,进入整个大阵?!?br/>

萧芷韵此举颇有临时抱佛脚的意思,不过临阵磨枪,谁说不管用呢?定**这边紧锣密鼓的做着准备,斯拉夫人那边也没有闲着,谁都知道接下来的大战才是真正的殊死决斗,谁要是败了,就让出了基辅城,也让出了整个基普罗斯。战争就在眼前,每个人都感受到莫大的压力。维雅切也在绞尽脑汁,思考着接下来的战斗该如何打,经过卡奇格一战,他算是见识到东方人阵势的厉害,冲阵,可不是什么好办法,必须找到阵法漏洞才行。撞城木这个方法,只能用一次,东方人可不是傻子,会没有防备?

“大公爵,东边送来消息,弗拉基米尔方面军已经驻扎诺斯拉一线,现在正做休整。弗拉基米尔城那边,罗伟德大人也动用了所有兵马,将东方人死死拖在弗拉基米尔,不过最近东方人有分兵苏兹达尔河的意图,罗伟德大人希望我们能尽快发起决战,一旦东方人不顾一切的驰援苏兹达尔河,那诺斯拉一线的大军就要陷入虎口了?!?br/>

维雅切摆摆手,心中一片了然,罗伟德心中着急,他又何尝不急,弗拉基米尔附近的东方大军想要驰援苏兹达尔河,两天之内就能到达。罗伟德为了拖住东方大军,恐怕是连吃奶得劲儿都用出来了吧。不管有没有罗伟德的消息,决战都必须尽早打响的,时间拖久了,卡奇格一战振奋的士气,估计很快就能泄干净。

太康五年六月二十九,驻守石桥据点的几千兵马向南撤到中军大营,至此,苏兹达尔河南岸所有的定**士兵全都集中在了一起,而斯拉夫人也不断集中,兵力不断汇集,从东西两个方向夹击定**,双方目的都很明显。毕其功于一役,谁都不想再耗费时间。至此,定**共集中三万人,而斯拉夫东西两侧兵马相加达到了恐怖的六万多。论战力,自然是定**高出一筹,可论兵力以及地利优势,自然是斯拉夫人,所以说,这一战双方算是公平决战,石桥据点南部,乃是广阔的平原,赵有恭选择的决战地点也是很讲究,此处四野开阔,战略空间充足,在这种地方,很难策划什么阴谋诡计,此战到底结果如何,双方更凭手段。这么多年,不知道经历过多少生死鏖战,从武州城血战到永定河恶战,再到鲜血淋漓的辽东苦战,如今的赵有恭早已是宠辱不惊,他没什么压力,但不代表普通的士兵没有压力。毕竟斯拉夫人可是集中了六万多人的兵马,在弗拉基米尔方向不能及时驰援的情况下,己方可是处在绝对的劣势地位。

又一次夜晚降临,星空满布,苍穹明朗,预示着明天又是一个晴天,在大营角落里,有一名普通的士兵抱着长枪蜷缩在军帐外边。如今基普罗斯进入盛夏时节,即使到了晚上,穿着一件单薄的薄甲也感受不到冷。他叫胡伟贤,来自汴梁城羧义街,胡伟贤并非普通出身,胡家在汴梁虽然比不上那些豪门勋贵,但也是大门大户。父亲胡应元十多年前便已经入朝当上御史,自多年前靖康之变,秦王入主汴梁夺权后,胡应元也受到重用,提拔为户部右侍郎,成了当朝数得着的重臣。按说,胡伟贤这种出身,根本不需要他参军的,更何况胡家就他这么一个独子??墒?,胡伟贤自小便与常人不同,他并不想靠家里,他想依靠自己的能力闯出一片天地。

真要说起来,胡伟贤和赵有恭也是有些关系的?;蛐硎敝两袢?,赵有恭早已经忘记了那些琐事,但胡伟贤却清楚的记得?;共坏桨怂甑氖焙?,殿下任职开封府府尹,领着一帮子开封府的人拆了胡家的围墙,自此得了个开封拆墙王的名号。不到八岁,胡伟贤就敢站出来,还清楚的记得,殿下撸着袖子要跟八岁奶娃子决战的样子。那时候老觉得永宁郡王赵有恭就是个笑话,可是十年后,自己却成了殿下的兵。当真是世态无常啊,小时候根本无法理解不了,长大了,才晓得这其中有多复杂,殿下能在?;姆你炅撼腔钕吕?,又悄悄地崛起关中,绝对是神一般的奇迹。胡伟贤崇拜赵有恭,他要像殿下那样做一个英雄,靠自己的能力杀出一片天地。明天,就是真正的决战了,兴奋中也带着一丝焦虑,胡伟贤脑海中总是闪现出母亲的样子,一定要胜利,一定不能死,如果自己死在这里,母亲还能活么?这一刻,胡伟贤竟然有了一丝悔意,如果此战能够或者回家,再也不任性了。哪怕再渴望建功立业,终究不能忘记家人。两年的军旅生活,跟随摄政王从中原入西伯利亚,不仅学会了如何去战斗,更学会了什么是责任。

殿下不像其他人,他很少讲那些大道理,可是很多话却深入人心。他胡伟贤不是一个人,身后还有着胡家,作为独子,任性妄为,将自己置于危险的战场,对整个胡家都是极大的不负责任。犹记得一年前殿下说过的话,他说每一次战斗,每一次拼搏,并没有多么高尚,为的就是让家人过得更好,活得更安稳。到了摄政王那个位置,整个大宋已经成了他的家,而他胡伟贤呢,胡家就是他的家。什么功劳,什么荣耀,没有了家,一切都没了意义。耳畔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响起,胡伟贤微微抬起头,看清楚来人后,他猛地站起身,慌忙行了一礼,“参见殿下?!?br/>

“小贤?”赵有恭记忆力不俗,一眼就认出了胡伟贤,他对胡伟贤可是印象深刻。当初任职开封府府尹的时候,规范整个羧义街,汴梁城内没一个敢炸毛的,反倒是不到八岁的胡伟贤敢跑出来恶斗,“呵呵,怎么,是不是在担心明天的战事?”

胡伟贤心中一片火热,没想到殿下竟然还认得自己,不由得挺了挺胸膛,“不担心,属下认为,斯拉夫人已经是强弩之末,无论如何,我军必胜?!?br/>

胡伟贤本就长相神武,此时挺着胸膛,摆正脸色,倒还真有股说不出的霸气。赵有恭上下打量一番,目光灼灼的笑了笑,“你这小子倒是厉害了,啧啧,真的就一点都不担心?”

被赵有恭实质般的眼神盯着,胡伟贤有种被看穿了的感觉,转眼间就泄了气,胸膛一收尴尬的挠了挠头,“要说不担心那是假的,属下着实有些害怕的,毕竟斯拉夫人可是集结了所有可战之力。属下可是怕出事的,家里就我一个孩子,娘亲自幼宠着,若出了事,娘亲生怕活不下去的?!?br/>

赵有恭并没有流露出什么不满,反而有些欣慰的点了点头,相比两年前性格张扬,目空一切的少年郎,他更喜欢现在的胡伟贤?;蛐砻涣说比盏娜衿?,但更加成熟了,至少他懂得了什么是责任,什么是义务,拍拍胡伟贤的肩头,靠在军帐外,月朗星稀,穹隆广阔,遥远的天空中不知道有什么在飞舞,“小贤,你终于长大了。只有怕,才会明白如何去生,每一场战斗都该怀着畏惧之心,战场之上千变万化,谁也说不准下一刻会发生什么。你只要记住,到了战场上,我们唯一的目的就是活下去,勇敢地活下去,因为身后有着许多牵挂的人。作为一方将领,更要畏惧,更要谨慎,因为在你眼前,就是麾下兄弟,没有畏惧之心,很可能无辜葬送这些人的生命?!?br/>

靠在军帐外,二人聊了许多,直到三娘过来,才各自散开。这一夜,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,中军大帐内处处散发着大战来临的压抑,许多士兵都在思考着自己的后事,缅怀着过往。而在另一方,斯拉夫人的阵营中同样弥漫着恐慌与不安,就连维雅切都做不到宠辱不惊,更何况普普通通的斯拉夫人。维雅切唯一庆幸的是自己不惜一切大家打赢了卡奇格之战,提振了一下士气,否则的话,所谓的决战就是笑话了。之前逃兵事件屡见不鲜,军中可谓是人心惶惶,如果不提振下士气,根本无法进行一场大战的。在东面诺斯拉方向,便是华西列夫统领的弗莱基米尔方面军,此次为了应对苏兹达尔河决战,华西列夫可算是耗尽了家底,不光弗莱基米尔兵马,还将许多南部贵族的私兵集中起来,满打满算凑足了两万大军。这些可是基普罗斯最后的家底了,只能胜利,不能失败,可是对未来的决战,华西列夫并没有太多希冀,法务官包岑烈同样毫无睡意,“军团长阁下,还请放平心态,不管怎么说,苏兹达尔河都是我们的地盘,东方人远道而来,争不过我们的?!?br/>

“包岑烈,我想还是小心为妙,东方人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,他们既然敢在这里决战,就一定有所倚仗。我是亲眼见过东方人之厉害的,他们勇悍异常,战斗力绝对不在我们之下”华西列夫颇有些忧心忡忡的抚着胡须,当初西伯利亚一战,可是亲眼见识过东方人军阵的厉害,至今为止,基普罗斯都无法训练处一支如臂指使的大军。

太康五年七月初一,广袤的基辅平原响起隆隆鼓声,烈日笼罩大地,草色十足,绿意盈盈,一方黑色潮流,释放出无穷的杀意。巳时不到,基辅平原中部便充斥着紧张气氛。一只只大军铺展开来,覆盖了整个战场,从正面看去,根本无法纵览全局,可要是有高点的话,只要遥望一番,就能看到令人震惊的一幕。将近三万多人的定**铺展开来,中间是两个圆形阵以不同方向运转,八个矩形阵围绕着中间向四方投射。天地风雷,水火山泽,几万人组成了一个硕大的太极八卦。当然,斯拉夫人是看不到这些的,即使看到了,也看不明白,在他们的思维里,可是对八卦没什么印象。

斯拉夫人同样没有迟疑,两路大军从东西两侧铺天盖地的压过来,太极八卦阵太大了,八方大阵阻挡在外,斯拉夫人根本看不清全貌,从外围观察,东西两侧好像全都面临三个矩形阵。只不过举行真的站位十分怪异,华西列夫紧皱着眉头,他看了半天也没能看明白,战斗主要集中在东西两侧,怎么东方人组建的矩形阵面相东北方向呢?同样,维雅切也感受到了一丝怪异,不是没见过矩形阵,哪怕双龙出水阵,也是有所了解,可是眼前的矩形阵处处透着诡异。不过维雅切并没有等太久,不管怎样,总是要打的,到了这个地步,不打都不行,人家东方人能拖,自己可一点不能拖,弗莱基米尔附近的几万东方大军也不是吃素的。号角声吹响,担任第一波攻击的自然是麾下的前卫军,这支炮灰军责无旁贷的承担着试探任务。维雅切没想过第一波攻势能取得什么效果,他只是想通过前卫军找出对方阵型的奥妙所在。

一共一万前卫军士兵,他们手持各种武器,惴惴不安的朝着矩形阵冲去。前卫军待遇很差,不仅缺少武器,就连单人用的盾牌都很少,他们大都经历过卡奇格之战,对东方人的箭雨印象深刻,所以冲起来小心翼翼的,阵型也拉得很散,生怕一阵箭雨下来,自己遭了秧。不过这次,箭雨并没有下来。赵有恭居于中间长蛇阵中,自然看不到外边的情况,但斥候不断将消息传来,“殿下,斯拉夫人派出了炮灰军,现在正逼近风雷两个矩形阵?!?br/>

“命令各部,积攒箭矢,不到必要时刻,没要浪费”赵有恭可不是傻子,斯拉夫人把炮灰军派出来,明显就是在试探,同时想让炮灰军消耗己方箭矢??ㄆ娓裰桨艿媚敲床?,就是吃了这个亏。军令下达,而在外围,前卫炮灰军也已经与八卦阵接触,他们将攻击对准了外围的风阵和雷阵。八方矩形阵,全都以厚重盾牌做防护,前卫军破破烂烂的装备想要攻破外围盾牌阵,那是痴心妄想,不过让炮灰军诧异的是,矩形阵并没有主动攻出来,而是如陀螺一般顺时针慢慢移动,不少斯拉夫人扑上来,盾牌露出缝隙,长枪连刺,便破掉了对方的攻势。一些斯拉夫人眼光独到,八方矩形阵摆的很开,所以每两个矩形阵之间都有着宽阔的空地,最里边相距四五丈,最外围则达到了几十丈上百丈,这么宽阔的过道,简直是无人设防,一名炮灰军千夫长怒吼一声,领着人顺着空地往里边冲,他们可不是真的傻子,按照常理,越是中间地带,越是重要。矩形阵不主动向前,大家一看攻不破盾牌防护,反而弄得自己伤亡惨重,也没人主动进攻矩形阵了,所有人呜呼一声,顺着空地往里边冲,乌拉乌拉的呼喊声不断涌起,他们无比兴奋,就像看到了胜利一般。上万炮灰军,人数太多了,他们并没有集中在同一片空地,而是顺着三个过道往里冲,而此时外围八方矩形阵依旧不加理会,只是按照预定步骤慢慢顺时针移动,只要那些斯拉夫人没有主动进攻,他们就不会冲出去。

《》全文字更新,牢记我们新网址:

重要声明
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

admin#suimeng.la(替换#)

湘ICP备11006904号12015www.suimeng.la 风花醉 第1264章 谁能不服


上一章  |  澳门网上赌场平台  |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