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网上赌场平台 >> 绝尘逍遥录 >> 目录 >> 第七百五十九章,十年后

第七百五十九章,十年后


更新时间:2017年05月15日  作者:后笙  分类: 武侠 | 传统武侠 | 后笙 | 绝尘逍遥录 
绝尘逍遥录 第七百五十九章,十年后

澳门网上赌场平台 www.worldcasinoroom.com


十年后。请大家搜索(品书¥网)看最全!小说

圣教虽然退出江湖,但葬花宫迅速崛起,如今江湖四大势力鼎立,分别为少林寺,六大派,素女阁以及葬花宫!

四大势力固然强大,但江湖仍有一大帮派可与其争锋!

正是长江帮!长江帮虽然不参与江湖之事,只是水运为商,但江湖人皆知,长江帮背后的势力乃是朝廷!

若是与朝廷对抗,即便是四大势力,也绝非对手!

自京城一战后,绝尘宗师与两位夫人浪迹天涯,行侠仗义,受天下人敬仰。

一阳子因年事已高,本欲将武林盟主之位交给绝尘宗师。

可绝尘宗师行踪不定,难寻其影,故而武林盟主之位由金不易暂替。

但江湖传闻,每年秋之日,绝尘宗师与两位夫人及义妹,皆会在葬花宫附近出没。

少室山顶,天色阴暗,飘起鹅毛大雪。

一名绝色女子身着红袍,双手负背,屹立在少林寺大门前。

任由雪花飘落在青丝,将自己雪白的覆盖着,那绝色女子注视着少林大门,纹丝不动。

“吱呀...”

片刻后,一声轻响,少林寺大门缓缓打开。

只见两个小和尚,从少林寺内走了出来。

“阿弥陀佛...女施主,天气寒冷,下着大雪,这件长袍你披吧...”

其一个小和尚来至那绝色女子身前,将手的长袍与一把油纸伞,交给那名绝色女子。

“小和尚,我想见你们住持...”

接过长袍与油纸伞,那绝色女子红唇轻扬,微笑着说道。

“阿弥陀佛...女施主,住持师叔正在打坐,不见客,你还是请回吧...”

听闻,另一个小和尚双手合十,下起逐客令道。

这绝色女子正是流苏,十年已过,流苏容貌变得成熟艳丽,而身为一宫之主,掌管着偌大的葬花宫,流苏已非当年那般天真懵懂,如今内敛稳重。

“呵呵,那好...小和尚,你去告诉你们住持,谢谢他的长袍与油纸伞...”

轻点臻首,将长袍披在身,流苏眼满是笑意,微笑着念道。

自己每月皆会来少林寺大门外,等待着与觉空相见,虽然每次失望而归,但自己知晓,觉空定是藏在某处,偷偷的看着自己。

今日忽然下起大雪,这般天气寒冷,为自己送来长袍与油纸伞的,也一定是觉空。

感受着心人的关怀,流苏心满是暖意。

说罢,深深地蔽了一眼少林寺大门,流苏撑起油纸伞,转身迈着莲步离去。

“师兄,这位姐姐长得好美,你说她每月都来找住持师叔,到底是为了何事...”

看着流苏离去的背影,其一名小和尚低声询问道。

“不知道,住持师叔每次皆会有事,不见这位姐姐...”

闻言,另一名小和尚摇了摇头,亦是心不解的回答道。

“阿弥陀佛...”

忽然,在两个小和尚说完之际,身后传来一声佛喧。

“??!住持师叔!”

被突如其来的佛喧所吓到,两个小和尚大叫一声,随后看向身后,只见身后之人正是住持师叔,两个小和尚连忙行礼。

身披住持袈裟,手转动着佛珠,面容沧桑,眼眸多了一丝深邃。

见两个小和尚行礼,点了点头,觉空目光失神的眺望着流苏远去的背影。

“住持师叔,这位姐姐到底是何人?听师傅说,已是十年了,她每月皆会来到少林寺,想要见你...”

身旁,见那位姐姐的身影消失不见,其一个小和尚看向住持师叔,询问道。

“阿弥陀佛...见与不见又如何...她是一个痴情的女子...我们回去吧...”

闻言,从失神醒来,觉空叹息一声,转身走进少林寺。

听到住持师叔之令,两个小和尚点了点头,将少林寺大门缓缓合。

而在少林寺大门合之际,流苏在远处停下莲步。

“呆和尚,你还是心疼我的...”

转身透过门缝,眺望着觉空的背影,手握紧油纸伞,流苏露出幸福的笑容。

许久后,来至山脚下,只见数十名环肥燕瘦,面容秀丽的葬花宫弟子等候多时。

“宫主!”

见到宫主来临,数十名葬花宫弟子连忙恭敬行礼。

“回宫...”

扫视众人一眼,嘴角笑意拈去,流苏面色冰冷,威严的下令道。

“是!宫主!”

听到宫主之令,数十名葬花宫女子齐声领命,而后跟随流苏启程离去。

与此同时,少室山飘起鹅毛大雪,而西山却是四季如春。

“驾!驾!驾!”

茂密的树林,一辆马车疾驰而过。

“搜!”

忽然,一支利箭划破长空,向着马夫胸**去!

见此,大惊失色,不会武功,只是普通人,面对危险,马夫惊慌失措,当即拉动缰绳,停下马儿,害怕的闭双眼!

在?;?,一只小手从马车的帘布内探出,迅速的将利箭抓??!

只见箭头离马夫胸口还差三寸,有惊无险!而后那只小手缩回马车内。

“杀??!”

突然间,四周林传来一阵阵喊杀声,二十多名山贼手持利器,从林窜出,将马车与马夫包围!

“你...你们是何人?”

等待许久,未曾感觉到胸口疼痛,睁开双眼,发现自己并没有箭,马夫被吓的一身冷汗,随后见自己被山贼所包围,胆战心惊的问道。

“哈哈哈!”

这群山贼,为首之人乃是独眼龙,见马夫被自己吓得胆战心惊,独眼龙得意的大笑起来。

“哼!我们是何人?我们自然是打家劫舍的山贼!”

笑罢,挥了挥手的大刀,独眼龙阴笑一声。

四周,目光不屑的蔽了眼马夫,山贼手下们亦是冷声大笑。

“好汉!我...我只是一个马夫,你们放我一条生路,我身的钱财你尽可拿去!”

听闻,心更是害怕,大手颤抖的从怀取出所有银两,马夫立即求饶道。

“哈哈哈!这些银子,还不够我们兄弟几个喝酒!马车内是何人?”

蔽了眼马夫手的银子,独眼龙怒斥一声,随后看向其身后的马车,沉声问道。

“好汉!马车内是我的客人,你们要钱财,我统统给你们,你莫要伤害他们!”

见山贼看不自己的银两,如今要打马车内之人的主意,狠狠地一咬牙,马夫鼓起勇气,恳求道。

“哼!今日老子不仅要钱,还要你们得命!”

闻言,眼满是不屑,独眼龙手持大刀向着马车走近,阴笑连连。

“兄台,你们快走!我来拖住这些山贼!”

见此,马夫心大是慌乱,知晓今日是在劫难逃,连忙看向身后马车的布帘,焦急的说道。

“兄台,莫要惊慌...”

只是,话刚说完,布帘内伸出一只大手,按住了马夫的肩膀,随后马车内传来一道粗犷的声音。

“爹,这些人皆是坏人,让我教训一下他们,好不好?”

当粗犷的声音落下后,马车内又再一次传来一道幼稚的声音。

“去吧...”

而后,那道粗犷声再次响起,马车布帘掀开,一道身影走下马车!

四周,听到马车内的声音,众山贼面面相觑。

当见到从马车内走出之人后,众人齐声大笑起来。

只见走出马车的,竟是一个身着布衣,面容俊秀的孩童!

这孩童面无表情,手握着一柄长剑,从那幼稚的脸庞可以看出,他只有十岁左右。

“孩子!快躲进马车里!危险呐!”

见到十岁大的孩童竟然手持长剑,出言要教训这些山贼,马夫心大惊,连忙焦急的说道。

听闻,那孩童蔽了眼马夫,微微一笑。

“小屁孩!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吧!你要教训我们?”

对面,挥了挥手大刀,目光打量了一番那名孩童,独眼龙忽然捧腹大笑起来。

面对四周众山贼的嘲笑,那孩童不以为意,突然之间,手长剑出鞘,一道银光闪耀!

“扑哧!”

下一刻,还在捧腹大笑的独眼龙丝毫未曾有所察觉,被剑气四分五裂,血肉横飞!

此刻,众人停止笑声,见首领被孩童一剑斩杀,心顿时知晓,这孩童绝不简单!

“天赐,恶人尽杀之...”

马车,未曾想到一个十岁孩童竟然这般厉害!在马夫目瞪口呆之际,马车内传出一道粗犷声。

“是!爹爹!”

闻言,那孩童点了点头,回答一声。

说罢,孩童手长剑一挥,向着四周众山贼扑去!

片刻后,二十余名山贼倒在血泊,皆被一剑封喉!

见方才还在大笑连连的山贼,如今变成一具具死尸,马夫神色惊愕的看着那名孩童。

在此时,马车布帘缓缓掀开,一名身形高大的年男子走下马车!这名年男子正是那孩童口的爹爹!

只见身着褐色布衣,长发披肩,那年男子面容英俊沧桑,眼眸深邃,正是关剑云!

而那名十岁的孩童,自然是关剑云与程云的孩子,关天赐!

十年飞逝,如今小天赐已是长大。

“爹爹!”

见爹爹走下马车,小天赐叫唤一声,便手长剑归鞘,来到爹爹身旁。

这十年以来,父子二人相依为命,关剑云带着小天赐走遍大江南北,行侠仗义。

而在关剑云的教导下,小天赐虽然只有十岁,但功力却已是达到一流武者之境!

“兄台,有劳你的马车数日相送,这是酬劳...前方之路山贼众多,你还是尽快回去吧...”

大手摸了摸小天赐的脑袋,十年已过,关剑云身形变得更加魁梧,从怀取出一锭白银交给马车,粗声说道。

听闻,点了点头,本是心不放心扔下这对父子,但方才见到小天赐的武功,那名马夫心大定,接过白银后,便与关剑云道别,驾驭马车掉头离去。

“爹爹,我们来这里做甚?”

待马车消失在树林后,小天赐扫视了一眼四周,疑惑的问道。

“天赐...记??!唯有实战,才能迅速提升自己的功力,还有增加对敌经验...”

目光眺望着前方一望无际的林间小道,关剑云双手负背,轻声回答道:“这里乃是西山,此处山贼横行,便是你最好的练剑石...”

“爹爹,我一定会成为像你一样的大侠!”

身旁,听到爹爹之言,低头望着手长剑,小天赐眼满是兴奋。

“走吧,天赐.....”

见小天赐那幼稚的脸庞露出兴奋之色,关剑云欣慰的点了点头,而后念道一声。

念罢,父子二人携手,向着树林小道的前方走去。

午时,锦城耿府。

大厅内,一身白绒长袍披身,岁月在英俊的脸庞留下痕迹,耿浩留着胡子,面容更加肃穆稳重,坐于主椅,手正切着茶水。

身前两旁,正坐着司马轩与姚大二人。

经过十年岁月,司马轩与姚大亦是有所变化。

“二爷...数月前,扎古族率领五十万大军攻打边疆,曹将军与秦前辈及七杀老前辈们奋力抗敌,最终山海军支援,方才将敌军打退...这一次,扎古族是有备而来,五十万大军,人数可不少呐...”

站起身来,姚大目光看向耿浩,神色凝重的叙述道。

“哼!五十万大军...看来这次扎古族绝不会轻易退兵,善罢甘休...即便山海军前来支援,但我原十五万大军,终究不敌呐...”

身旁,司马轩皱了皱眉,亦是面色凝重道。

“无妨...区区五十万大军,我耿浩还不放在眼里!”

听到二人所言,停下手切茶,目光眺望着大厅外飘荡的雪花,耿浩沉声说道。

“姚大!即刻通知姚二,让他飞鸽传书于少林寺,素女阁,葬花宫,圣教以及六大派,请他们出手相助...如今天下兴亡,我们虽是江湖人,但怎能袖手旁观!”

说罢,收回目光看向姚大与司马轩,耿浩威严的下令道:“司马兄,立即召集长江帮所有弟子,我们明早出发,火速前往边疆!”

“是!二爷!”

闻言,姚大抱了抱拳,恭敬领命,而后连忙快步走出大厅。

“耿兄,如今扎古族进犯,秦兄与关兄行踪不定,我们如何将此事向他们告知?”

待姚大离去后,司马轩目光看向耿浩,面色凝重的询问道。

“司马兄,你放心,事关天下安危,只要我们赶到边疆,定会与大哥及关兄相遇...”

听闻,点了点头,耿浩微微一笑。

“好!有秦兄与关兄出手,扎古族定是大败而归!我这去召集帮弟子!”

听到耿浩所说,司马轩神色喜悦的叫好一声,说罢,便起身告辞,前去召集人马。

片刻后,大厅只剩下耿浩独自一人。

蔽了一眼外面大雪纷飞,耿浩站起身来,双手负背,向着大厅外面走去。

“下雪了...好美....”

从茶桌拾起一把油纸伞,走出大厅外,见地面铺满厚厚的白雪,天地间一片白色,耿浩微微一笑,呢喃自语道。

“二爷!”

忽然,在耿浩呢喃之际,一名家丁快步走来,恭敬行礼道。

“怎么,发生何事?”

目光注视着那名家丁,耿浩轻声询问道。

“二爷,门外有人求见...”

再次恭敬行礼,家丁启禀道。

“恩,下去吧...”

闻言,点了点头,耿浩撑着油纸伞,向着大门外走去。

“吱呀...”

一声轻响,耿府大门缓缓打开,来至大门外,耿浩先是面色一滞,而后快步向前走去。

只见大门外,一名身着白裙的小女孩正在大雪瑟瑟发抖,她的青丝沾着厚厚的白雪。

这小女孩面容清秀甜美,甚是可爱,长大后定是个美人胚子!她的年岁不大,看似十岁左右。

“小姑娘,可是你找我?”

快步来至小女孩身前,耿浩为她撑起油纸伞,含笑问道。

“叔叔,你是什么人?”

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,小女孩有些认生的询问道。

“恩,叔叔便是耿浩...小姑娘,你来耿府作甚?”

听闻,耿浩为她拍去身积雪,自我介绍道。

“叔叔,我是来找爹爹的...”

甜甜一笑,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,小女孩神色喜悦的回答道。

“找爹爹?”

听到小女孩的回答,耿浩神色一愣。

随后心一阵疑惑,一个十岁大的小女孩,来到耿府找爹爹?

“是啊,我娘亲说了,我爹爹在里面!”

伸出小手指向耿府大门,小女孩再次认真的说道。

“小姑娘,这般好了,叔叔帮你去找爹爹...”

大手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,耿浩将她当做是府家丁的女儿,于是含笑说道。

“谢谢叔叔,我娘说,爹爹只要见到这枚玉佩,便会认出我来...”

欣喜的点了点头,那小女孩从袖取出一枚玉佩递给耿浩。

当见到小女孩手的玉佩时,耿浩双目瞪大,面露吃惊之色!

“孩子...你叫什么名字?”

大手颤抖的接过玉佩,耿浩连忙问道。

“叔叔,我叫耿吉雅...”

小脸蛋冻得有些发红,小女孩微笑着回答道。

(完)

ps:不知不觉,《》终于完本了,在此后笙感谢大家不离不弃的支持,从2016年2月12日开始传,到2016年5月13日架,如今2017年5月15日完本,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,如果没有大家的鼓励和支持,后笙也不会坚持到现在。

一路跌跌撞撞,感谢大家的陪伴和包容,正是因为有你们,后笙才会坚持不懈,努力创作,谢谢所有支持后笙的读者们!

另外还要感谢水墨编辑,谢谢水墨编辑这一年多的照顾。

祝愿所有支持后笙的兄弟姐妹们,身体健康,心想事成,阖家欢乐...

在此,顺便宣传一下,后笙下个月准备开新书,最大的希望,便是希望新书继续得到大家的喜欢与支持,后笙会更加努力,将精彩的故事带给大家,真诚的感谢大家了。

本书来自/html/book/38/38739/index.html绝尘逍遥录 第七百五十九章,十年后


上一章  |  澳门网上赌场平台  |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