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网上赌场平台 >> 帝皇演义 >> 目录 >> 第八八五章 点醒顽石

第八八五章 点醒顽石


更新时间:2017年12月12日  作者:言子木  分类: 武侠 | 武侠幻想 | 言子木 | 帝皇演义 
帝皇演义 第八八五章 点醒顽石
正文第八八五章点醒顽石

澳门网上赌场平台 www.worldcasinoroom.com 萧逸说话之际,两眼又落在那三个蓝色劲装汉子的身上,见他们面色微红,也都在微微伸臂纳气。

萧逸朗声笑道:“三位现在可曾知晓?并不是我点中了你们的重穴,所谓善攻者,攻其所必救?!?br/>

说完,又微微一笑,三个蓝色劲装大汉,面色通红,一脸羞愧之色,望了摆在地上的三柄长剑一眼,也不敢冒然去取。

萧逸望了望天色,又继续对鬼门四绝笑道:“天色已然不早了,四位可以去了。我萧逸的话,都是由衷之言,愿四位能不负我所望,则南荒百姓,皆将额手称庆?!?br/>

鬼门四绝笑容陡敛,露出一副严禁之态,回道:“少侠仁心义胆,我们就是再顽固不化,也不能不有所图报。正所谓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,少侠的一番肺腑之言,使我们茅塞顿开。这些年在燕国,也算是没有白呆?!?br/>

他们微微一顿后,又道:“自此以后,我们当闭门思过,如果他日有缘,或者用得着我们的地方,少侠尽管吩咐,我们亦当舍命相报?!?br/>

说完之后,四人向萧逸微微一拱手,有如淡烟缕缕,越去越远。

果然他们这一去,一直隐迹在黑龙山脉,而且练就了多种武功,采集山林珍药,救世济人。这是萧逸一番仁侠之心,终至点醒顽石。

后来萧逸与南荒群雄相斗,鬼门四绝赶来相助,并赠其许多丹丸,救得多人性命,此是后话……

萧逸待鬼门四绝走后,才望着三个蓝色劲装大汉笑道:“君子有容人之道,三位也算是江湖名人,为何不能留人半步余地?况且鬼门四绝武功诡异,各怀一身歹毒暗器,如若拼抖起来,真还不知道鹿死谁手呢!”

三个蓝色劲装大汉,万万未料到萧逸不仅武功超绝,而且胸有丘壑,有令人测不透,摸不着的玄奥。

故而皆露出钦佩之色,这本是惺惺相惜的道理,只是他们一时说不出口来,因为那种门户之见,使得他们一向高傲自大,不肯低头服输。

萧逸何尝看不出,又复郎朗地笑道:“刚才我阻止诸位向鬼门四绝出手,多有得罪,幸而诸位能谅解,现在天色已然不早,我还欲登上一峰,饱览奇景,诸位有事,不妨请便?!?br/>

萧逸说完之后,右掌轻轻一吸,顿时将三柄长剑提起,递给三人。

三个蓝色劲装大汉,顿时面色苍白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有如泥塑木雕一般,眼中也皆泛着感激的泪光。

他们是燕国武林中露脸成名的人物,出身相对也还不错,可是今日败得不明不白。然而人家的武功的确高出他们太多,就连鬼门四绝四人连手,也皆败北,如果自己三人再不自量力,也唯有自取其辱而已。

一想到此,他们是又恨、又嫉,但又不得不佩服,可谓是百感交集。

萧逸没有再望他们一眼,缓步向奇寒山山顶走去,虽然他未曾施展出一身超绝的轻功,但身形微微飘起,白影闪晃之间,人就在数十丈之外。他的白色劲装,与这皑皑白雪,融成了一副美丽的图画,渐渐地,已与这片天地融为一体。

三人望着他的身影,纷纷面露惊容,究竟他是神,还是人?因为他的武功,实在不像是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所应有的成就,但一身功力却似进入了神人一般的境地。

蓦地一震歌声,响彻空际,震得四山回音不竭:

“无涯流水去滔滔,击节激流,男儿胆气盛,挽狂澜,长途跋涉莫辞劳,猛回头,神州何处寻……归期如梦,倩影缥缈,魂梦烟消?!?br/>

这歌声历久不竭,三个蓝色劲装大汉纷纷呆立当场,做声不得。这歌声,有热情,有壮志,有豪气,也唱出了唱歌人的心声。

萧逸的身体渐渐隐没了,因为高峰皆已没于云际。三个蓝色劲装大汉见状,这才纷纷地长叹一口气,一个个皆都无精打采地向奇寒山下走去。

他们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。这一遭,总算没有白跑,因为他们在萧逸身上,发觉了一般武者所没有的高贵气质,也因为萧逸的阻拦,他们没有再同鬼门四绝交手,当时虽然十分气愤,但事后想来,也深觉胆寒,因为鬼门四绝的武功,的确是在他们之上,如果真要拼起命来,生死难料。

但毋庸置疑的是,最后输的一方一定是他们,当时无非是脑袋犯冲,一时拉不下脸面,没有台阶下而已。

而且萧逸的武功也让他们大开眼界,的确是由衷地佩服,但更令他们心折的就是萧逸的豁达度量,不虚伪,不做作。他们深恨自己,为什么没有同萧逸论交?

不知道谁先叹出一口气来,道:“哎!真是可惜!”

其余两人闻言,也深觉愕然,虽然不知道他可惜什么,但是两人心中也有相似的感叹,只听那人继续叹道:“这少侠人真好,可惜的是我们没有与他交上朋友?!?br/>

这些武林高手,也从不作态,想做就做,忙又折返身来,径直向奇寒山顶走去。

但他们到达时,哪里还有萧逸的影子,就连雪地中的足印,也没有看到。

当天色又被黑幕笼罩时,他们才奔下山来,但也更加地增加了三人的惆怅,因为他们所渴望的目的并未达成。

且说萧逸自踏上奇寒山顶后,不禁豪气大增,继而引吭高歌,他对这皑皑白雪有着浓厚的兴趣,对那些玉柱一般的寒冰,更是看个不够,有些事物,有些景色,不身临其境是很难有那种为自然的鬼斧神工而叹服的感慨的。

当夜幕卷起时,萧逸仍然奔驰在这连绵的群山之中,直到他走在另一片群山之间,这里与奇寒山的景象更是相差甚远,这里没有一点积雪,只有满山的秃枝败叶,显示出一片萧条的气氛。

萧逸心中一动,暗忖道:“这是什么地方?这里的其后为什么又迥然不同呢?我不是在欣赏奇寒山的奇景吗?”

这一连串的疑问,问得他自己也愕住了,因为这里已不再是奇寒山了,凭他的常识,以他奔走的速度,最少已在奇寒山百里之外。

不过到底是在奇寒山什么方向,他就不得而知了,因为当时只顾贪恋奇景,却并未注意方向。

但此时天色正黑,夜亦深,不仅找不到住宿之处,就连问路的人都找不到,萧逸不由得愣立了一回,就缓缓地向山脚走去。帝皇演义 第八八五章 点醒顽石


上一章  |  澳门网上赌场平台  |  下一章